澳大利亚博士后岗位定位与培养方式初探

澳大利亚的博士后人员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研究工作所不可或缺的重力量,为研究工作带来新思想、新观点和新技术。在澳大利亚,博士后的培养并没有形成固定的模式,主依靠导师与项目的支持。随着就业压力的增大,澳大利亚博士后的培养也相应地出现一些问题。分析澳大利亚博士后的岗位定位于培养方式对我国新兴的博士后教育制度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关键词澳大利亚博士后定位培养

在知识经济时代,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一个国家所拥有的博士及博士后人员的数量可以作为衡量该国综合国力的一个重尺度。在澳大利亚,博士后研究员是国家未来科学家的主体,在科学研究方面扮演着十分重的角色。他们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研究工作所不可或缺的重力量,能够为研究工作带来新思想、新观点和新技术。对于那些希望扩展经验的年轻博士毕业生来讲,申请做博士后是为了寻求一定的工作经验并提高自己的科研能力。
一、澳大利亚博士后的定位
在澳大利亚,博士后是一个相对正式的职务,通常为期三年,经费大都来自项目经费与资助。澳大利亚的管理者和指导者选拔博士后研究者主有两个目的,“其一是为他们提供一个集中研究的机会,这种机会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是难以获得的;其二是提供另一种机会,即在获得博士后学位之后使他们能进一步提高自身研究技能和形象”。[1]澳大利亚博士后的培养没有固定的制度规定,每个大学都有自己不同的申请条件与录取方式。澳大利亚博士后的申请区别于其他级别学位的申请,它采用广告的形式招收博士后研究员,这种形式与工作职位的招聘类似。因此,在澳大利亚从事博士后研究也可以成为任职,通常从事博士后的过程也就是完成项目的过程,澳大利亚博士后既不是学生,又不是正式的教研人员,可以概括为介于学生与独立研究人员之间。
博士后岗位对于博士后研究者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科研时期。博士后们可以在这一时期集中全部精力进行研究和写作,干涉和限制很少,这在今后有固定职位的时候是不会有的。其次,博士后岗位对于博士后是一个发展机会。在这段时间,新入门的学者和研究人员可以增强自己独立研究的能力并树立学术声誉,还可以凭自己的实力获取科研经费,这也是一个表现能力,为以后进入学术界或取得研究性职位的机会。值得一提的是,博士后们对研究产业的贡献在高等教育部门是众所周知的,但他们对教学与监督行业作出了更加重的贡献也是公认的。博士后的存在对实验室小组的研究是至关重的他们提供科研操作所需的专门技术;充当实验室日常的管理者;对科研提供日常和科技方面的技能督导;使用技术仪器和收集测量数据进行实地研究。博士后所承担的职责的广泛性,以及他们在这些工作上花费的时间都表明他们对所在学术机构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第一,大多数博士后都认同他们从事的博士后研究岗位是进入学术生涯的“垫脚石”。在博士后就业问题出现之前,博士后们普遍认为博士后研究岗位只是在博士毕业后与获得固定工作岗位之间的一个过渡阶段,只是暂时的岗位,它不稳定,不能满足博士后们家庭和事业的需。但是这一过渡阶段又是十分重的,它对博士期间的学习技能进行扩展,是他们成长成为独立的研究人员的一个必经阶段。
第二,在医学或者农学领域将博士后研究工作当作一项“事业”。因为他们有大量的研究经费,这在其他领域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些经费主来自国家健康和医疗研究委员会的专项拨款,还有来自政府和工业的资金。因此这些专业的博士后研究人员只能继续获得资金,就不需像其他专业的博士后们一样变换研究岗位。虽然他们的工作也不稳定,但一旦拨款申请得到同意他们就不会转岗,所以相对于其他专业的博士后来讲,他们具有很大的稳定性。所以,这些领域的博士后研究人员认为博士后研究工作是一项“事业”。
第三,大多博士后否认自己处于培训阶段,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是独立的研究者。博士后已经可以独立地进行试验操作,他们可以独立地设计研究方案并且用自己的工资作担保来申请科研基金。他们认为自己不是在训练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只有很少的时间用于自身发展。他们表示“实际上,没有时间培训与训练,因为大部分的时间用于在实验室做研究。”[2]这也许同博士后的学习位置有些矛盾,但是根据2001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育发展和学术方法中心开展的针对博士后的调查表明,在被调查的1011名博士后中,大多数博士后认为他们已经是独立的研究者而不是进行培训的学习者。
二、澳大利亚博士后的申请条件、薪酬待遇与培养
澳大利亚的博士后大部分为大学导师或研究机构根据研究课题的需进行聘请,合同期一般为三年或三年以下。但如果合同超过一年的话,招收的时候就必须在正式媒体上打广告公开招聘。不仅如此,合同为三年并且工资在一定数额以上的聘任者还可以获得由澳大利亚政府颁发的永久居民迁证。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育发展与学术方法中心就博士后培养与就业问题所进行的调查分析“在2000年,这些博士后研究者大多数是澳大利亚公民并在本国接受教育,他们的年龄多在35—40岁之间”。[3]
通过各大学与机构对博士后申请条件的求,可以归纳出以下几条澳大利亚博士后申请的基本条件。首先,获得与研究项目相关领域的博士学位是申请博士后职位的首条件,并且在相关领域的研究经验也是必不可少的,有的大学或机构对获得博士学位的时间也有一定的求。其次,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专业技术及数据分析能力是重条件,对计算机操作精通将是一项优势。再次,期刊、书籍等高质量的出版数量是申请的一项必条件。最后,对研究的热情、良好的沟通能力及人际关系是考虑的重点,因为通常博士后研究都是在一个研究小组中进行,与组员的协作关系是完成项目的重条件。
在薪酬待遇方面,澳大利亚博士后较北美、加拿大等博士后的待遇高,但是鉴于澳大利亚的博士后是一项固定职位,相比之下,在澳大利亚,博士后的薪酬待遇并不高。澳大利亚博士后级别A与级别B的待遇有一定差别,由表1可以看出,A级别博士后的薪酬大概每年60000—80000美元,B级别的博士后薪酬在每年70000—100000美元,外加一定数量的退休款和其他补贴,有的机构还为海外聘任者提供路程和搬迁的费用。
“调查显示,在目前澳大利亚的教育体系中,关于如何培养博士后似乎没有明确统一的观念,也没有正规的制度结构,现有的做法主依赖于博士后研究者及其指导导师的主动性”。[4]博士后研究者还提出了一定的求,包括“接受直接指导并通过工作实践提高技能,出席相关研讨会和听课,定期获得有关奖学金和待聘职位的信息,导师给予正式及非正式的指导,支持出席学术会议和建立学术关系网络”。[5]
国内学者对于澳大利亚博士后培养的研究是,“一般而言,负责管理与指导博士后的人认为博士后培养意味着通过这样一些手段为他们提供机会和支持提供新的职位和研究资助,为他们联系工作;提供掌握更多技能的机会(比如如何指导研究生);提供总体的建议与支持;鼓励他们在大会上发言、在适宜出版物上将他们列为第一作者,从而提高他们的研究能力与学者形象。然而这些机会与帮助大多是非系统的,而且常常是暂时性的。”[6]
总的来讲,对博士后的培养及指导主还是依赖导师个人支持,需导师对博士后研究者提供一些帮助,包括一些正式及非正式的指导。首先,导师对博士后的指导一般包括对寻找新的职位提供信息,为博士后提供掌握更多技能的机会,比如如何指导研究生等。其次,一小部分导师为博士后学习者提供更为系统的支持,其中包括为博士后研究者提供机会,给学校的大学生讲课或者进行辅导,或者帮助他们争取到通过教学得到学校提供的“教学奖学金”(TeachingFellowship)的机会。最后,博士后本人和博士后导师共同关注的一个重问题是成果的发表,通过导师的帮助而取得较高的成果出版率是决定未来事业成功的至关重的因素。

三、澳大利亚博士后培养中存在的问题与借鉴
博士后研究者一般都需根据研究所需的专业知识开展科学研究,还需对研究实验室进行日常管理、为其他学生提供日常指导等。在其他领域,博士后研究者的独立研究程度可能会有所增加,他们对扩大所在研究单位的专业知识范围,引进新的观念,提高相关的生产力都有所帮助。除了进行研究工作外,博士后研究者还承担着诸如正式和非正式的指导、讲课、辅导、示范、会议组织、咨询、申请资助、审核等额外的职责。
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育发展和学术方法中心开展研究过程中,当博士后被问及在其部门所发挥的作用时,博士后们的回答是“丰富部门的知识活动”。他们表示除了实验室的日常管理工作外,还起到非正式指导作用,包括指导学生研究和更初级的博士后。调查发现博士后的非研究性工作包括四方面职责监督,授课,指导、演示与组织会议。研究结果显示超过50%的被调查博士后参与了监管,大概有40%参与了授课,25%参与了指导/演示与组织会议,只有13%的博士后表示没有被授予非研究任务。这些额外工作的存在占据了博士后大部分的时间。
因此,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育发展与学术方法中心的调查小组就博士后的培养实践提出了一些建议“不给博士后研究者安排过多的任务,以免妨碍他们获得更广泛、更深入的经验及专业知识,应使他们确立自己作为独立研究者的事业途径;如果一个研究领域的中、长期就业前景黯淡,就不应该鼓励博士后在这样的研究领域工作;不应将博士后作为类似于研究助手、技术官员或仪器管理员来看待,以免影响他们的事业发展。此外,有一些额外的职责是应该得到重视的,例如让博士后从事某些高层次的指导和管理工作,任命他们作为博士指导小组或委员会的正式成员,并确保博士后研究者作为所在学术单位的成员能够参与到决策的讨论中去。”[7]

参考文献
[1][3][4][5][6][7]庄子健,潘晨光.中国博士后[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200561-63.
[2]GerleseS.Aerlind,Postdoctoralresearchpositionsaspreparationforanacademiccareer,TheAustralianNationalUniversity,2001.

基金项目本文系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三批特别资助项目(201003064)和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编号09LZUJBWZY024)研究成果之一。